陈华:把村官当“处级干部”管没有什么不可
来源: 发布时间:2019-11-19 16:00:00

陈华:把村官当“处级干部”管没有什么不可

 

在全国首开先河,对村官出入境证照进行统一上交集中管理的,是广州市天河区。2013年1月,天河区纪委的一纸通知,让石牌三骏企业集团董事长池锦玲感到有些意外,“这是把村官当处级干部管呢”。(9月16日中国新闻网)

广州市纪委、市委组织部等多个部门正式出台管理意见,明确村“两委”班子主要成员出国(境)证照实行统一保管,共1144个村的“两委”主要领导干部逾两千人被纳入该项制度监管范围。这一超常规定填补了目前国内“村官”出国(境)管理规定的空白。天河区25个村目前的“三资”价值超过200亿元,媒体报道的多起村官外逃等事件,促使天河区在规范村官出国(境)请假管理方面率先做出探索。

长期以来,由于村官并非公务员,不受行政法规约束,“上级无力管、同级无人管、村民无法管”,对村干部的管理,基本上是组织部门管党建,民政部门管选举,违法违纪归纪检监察部门。加上村民自治制度远未达到成熟运行的程度,致使村官一级成了“三不管”的“真空地带”,沦为职务犯罪的“温床”。

当然,证照统一保管并不能从根本上解决村官腐败问题,如何让村民有效监督村官的权力运行过程,才是关键。村官法治意识淡薄,村级组织管理混乱,这不仅为权力失控提供了机会,更为腐败的发生埋下了伏笔。在城市化加速过程中的村官群体,一些“城中村”“城郊村”村官犯罪主要集中在拆迁、征地和项目建设中,有的成了权力寻租、贪污腐败的重灾区。

在不少地方,虽然建立了一系列比较完备的村级管理制度,但落实制度不力、执行上偏软使“村官”缺少监督制约的现象屡见不鲜。一些乡镇对“村官”的监督不到位、村级监督虚化、群众监督不力,在监督管理上失之于软,失之于宽,失之于执行的惰性,才给了“村官”违法乱纪有可乘之机。

怎么给村官套上“紧箍咒”,各地一直在摸索。落实村务公开制度,是较为通行的一个方面。但对村官“不公开”或“公开不实”的应对,却规定得疲软乏力。因此,要通过对当前村官的监管“真空”状况及缘由进行梳理,从法治轨道及制度层面健全和完善村干部的常规监督机制,实现对村官贪腐的源头治理。

村官本不是“官”,但村官腐败案件涉及金额之大,却一点也不比有正式行政级别的官员小。防止村官权力滥用,谨防村官成“硕鼠”,就要通过“出入境证照”管理开始,构筑起长效监督机制。把村官当“处级干部”管没有什么不可,关键要以问题为导向,补齐短板,织密扎紧制度之网,坚决遏制村官公权力背后的“疯狂”。(四川安县:陈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