钢企半年利润飙涨4倍 上市公司却纷纷开始裁员
来源:经济观察网 发布时间:2016-08-09 16:11:42

  经济观察报 记者 李紫宸 董瑞强 韩松 截至8月4日,34家钢铁上市公司(钢铁产品作为主营业务)中,已经有13家发布了上半年业绩预告,除了华菱钢铁和韶钢松山两家尚未盈利,预盈企业达到11家。

  相较于2015年的惨淡,2016年中国钢铁业的上半年上演了传奇的逆袭。根据13家公司公告,预盈最大的是马钢股份(2.600, -0.01, -0.38%),2016年上半年预盈约4.5亿元,而在上一年这家安徽省最大的钢铁企业还是巨亏48.04亿元,酒钢宏兴(2.520, -0.01, -0.40%)预盈2.27亿元,上一年这家甘肃省最大的钢铁企业亏损额达到惊人的74.3亿元。马钢、酒钢宏兴之外,三钢闽光(6.870, -0.28, -3.92%)和太钢不锈(3.490, 0.02, 0.58%)也分别预盈3.04亿元和3.02亿元,两家上市公司在 2015年分别亏损 9.29亿元和37.11亿元。

  此外,根据公司内部会议,重组停牌中的宝钢和武钢,上半年预计盈利39.1亿元和7.03亿元。

  从已经发布的预盈公告中,多数上市公司在分析预盈原因时,均表示市场的回暖是业绩好转的主因之一。过去半年钢市的剧烈波动,生产企业成为了最主要的受益者。与此同时,波动本身也带动了期货市场的繁荣。

  眼下,动荡似乎还没有消停的迹象,并且极有可能延续至整个下半年。根据业内人士观察,正在进行中的高位震荡行情,短期内或许还将继续"飞一会儿"。不过,关于中长期的前景,多数观点依然保持谨慎的态度,包括企业本身。对于企业,惨痛的经历还未走远,求生依然是绕不开的主题。去产能改革的步伐在加速,在加大,这一点,在行业最重要参与者——国有企业的身上,表现最明显不过。

  利润飙涨逾4倍

  如果放在六个月之前,没有人能想到钢铁业会这么快迎来好运,但好消息的确在近期接踵而至。

  自7月1日进入半年报披露期开始,13家已发布半年度业绩预告的上市钢铁公司里,预盈数量达到11家。2015年苦苦挣扎了一年的中国钢铁业在今年上半年步入全面向好的阶段。

  逆转不可谓不剧烈。预盈最大的是马钢股份,2016年上半年预盈约4.5亿元,而在上一年这家安徽省最大的钢铁国有企业还是巨亏48.04亿元。酒钢宏兴预盈2.27亿元,上一年这家甘肃省最大的钢铁企业亏损额达到惊人的74.3亿元。马钢股份之外,三钢闽光和太钢不锈也分别预盈3.04亿元和3.02亿元,两家上市公司在 2015年分别亏损 9.29亿元和37.11亿元。

  7月29日,民营钢铁上市公司沙钢股份(15.050, -0.65, -4.14%)最先披露半年报:报告期内,公司实现营业收入33.3亿元,虽然较上年同期下降18.0%,但实现利润总额1.6亿元、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0.6亿元,从而扭亏为盈。

  一大波的预盈和正式业绩公告之外,重组停牌中的两大央企宝钢与武钢传来号外的喜讯。7月22日,从宝钢集团2016年上半年经营分析和绩效对话会上报出的数字是:1至6月,宝钢实现利润39.1亿元,利润总额居国内同行业首位。也是在这一天,与宝钢正在联姻的武钢同步召开经营者大会,宣布武钢上半年实现利润7.3亿元。在此之前,从去年6月单月亏掉前5个月的利润后,武钢的利润足迹持续为负。"上半年的降本工作动了真格,成效明显,较好地抵御了市场风险,相关工作要固化下来,在员工中形成文化和风气。"在7月22日当天的经营分析会议上,宝钢集团董事长徐乐江在分析上半年业绩时做出了这样简单直率但切中要害的表述。在这次会上,宝钢集团旗下的宝钢股份(4.900, 0.00, 0.00%)、八一钢铁(4.300, 0.06, 1.42%)、韶关钢铁、钢铁业中心、宝钢资源等单元分别作了专题汇报,内容是过去半年瘦身健体、提质增效的工作汇报。集团公司财务部、人力资源部则分别作了上半年经营绩效和提质增效报告、人事效率提升专题报告。

  同一天,武钢董事长马国强在武汉总部分析了集团今年上半年的市场环境,他说:"全国固定资产投资增速回升,工业生产平稳增长,钢材市场需求有所好转,钢材价格较去年末有所上涨,钢铁企业经营状况好于去年。"

  2015年,武钢股份(2.760, 0.00, 0.00%)交出了75.1亿的巨亏成绩单,并因此成为这一年A股市场的"亏损王"。根据武钢高层的报告,今年上半年7.03亿的预盈,除了市场行情的赋予之外,全力拓展市场、控本降费、产品结构调整,是过去半年武钢能够盈利的主要原因。

  来自中国钢协工业协会的数据:今年上半年,协会会员钢铁企业实现销售收入1.29万亿元,同比下降11.93%;实现利润125.87亿元,同比增长4.27倍;亏损企业亏损额同比下降22.8%;销售利润率为0.97%,尽管这一利润率在工业行业中仍然处于较低水平,但相较上一年份已经实现了"逆袭"。从分月情况看,1-2月行业依然处于亏损状态,3-6月开始实现整体盈利。不过,因区域、所有制形式、生产规模的不同,企业的效益差距很大。

  凶猛钢市

  8月3日,HRB400 20mm的螺纹钢现货价格再次冲到了2500元/吨的水平,这已经是2016年以来的第二波上涨行情:这一轮上涨行情自6月3日开启,当日北京地区价格为2050元,其后边震荡边上涨,到7月13日涨到了2570元。

  按照一些业内人士的分析,这样的行情可能还将"飞一会儿",不过8个月前的黑暗冬天仿佛还在眼前。2015年12月10号,北京地区规格为HRB400 20m的螺纹钢价格跌到了史无前例的1580元/吨,这样的价格,意味着所有生产商的严重亏本。钢市最终在3月下旬开启了兴奋模式:到4月25日,一度跌至1500多元的HRB400 20mm螺纹钢一举冲上了3080元的高峰,价格实现了翻番。

  按照中建材大宗网高级分析师张琳的说法:"如今的钢市,已经完全不能光靠基本面来分析了,任何风吹草动都会影响和反映到价格中。"张琳所说的"风吹草动",意指眼下来自多个层面的变数。

  严厉的环保督查行动正在不动声色的进行中。5月,环保部将钢铁行业列入重点行业专项执法检查,要求各地于6月至10月对钢铁企业逐一进行梳理排查。7月,环护部印发《关于进一步强化钢铁行业环境保护专项执法检查的紧急通知》,督察区域涉及全国各个地区。目前第一批8个中央环境保护督察组将分别负责对内蒙古、黑龙江、江苏、江西、河南、广西、云南、宁夏等地区进行环境保护督察,八个地区涉及产能在全国占比27%。

  去产能依然在紧密锣鼓地推进。2016年2月1日,国务院印发《关于钢铁行业化解过剩产能实现脱困发展的意见》,明确十三五期间钢铁行业去产能目标是从2016年开始,用5年时间再压缩粗钢产能1-1.5亿吨。其后,中央会议多次明确将钢铁煤炭行业去产能列入重点工作计划,地方则进入了去产能的攻坚阶段。

  复产还在持续。从3月份钢市行情出现明显上涨开始,生产企业的开工率便维持在很足的状态,地方则不时传来中小钢厂"复辟"的新闻。

  "意外"也在助推着行情的演变。今年入夏以来多个省市地区的洪水灾害,令灾后重建工作甚于以往。尽管如此,对于需求的判断依然有共鸣。兰格钢铁研究中心主任王国清向经济观察报表示:"下半年的需求还将持续,原因是基础设施建设增速确实有了很大的回升,房地产也有所复苏,尤其是进入八、九月份的房地产旺季、利于施工的时候,必将有助于用钢需求的释放。"

  冶金工业经济发展研究中心期货研究中心主任李燕杰同样表示:"对于四季度以前的钢材市场不必悲观。"李燕杰说,"去年的市场压力以及三去一降一补的政策引导,确实导致了一些产能的退出。考虑到今年化解过剩产能政策性引导,特别是环保督查的震慑作用,以及其他一些阶段性限制供给的因素,目前较低的产业链库存水平有望维持。"

  来自中国钢铁工业协会的数据:2016年7月,全国20个城市5大类品种钢材社会库存合计环比略有下降,本月库存总量780.6万吨,环比依然在减少。事实上,根据过去三年20个城市钢材社会库存走势来看,今年上半年社会库存量一直处于低位,月平均库存远远低于2014和2015年的水平。

  "行情不稳定,生产商即便赚钱,也在压减产能,贸易商也不敢大量囤货。而且有了期货产品之后,可以通过期货市场来建立库存,现货的库存慢慢会变少。眼下的情况是,如果价格看涨,资金更倾向于在期货市场买入,相当于有了虚拟库存。"一家河北唐山地区的钢贸商向经济观察报分析说。

  这家钢贸商介绍,今年价格的高位震荡,在整体收益良好的钢铁生产企业之外,也给参与买卖的现货贸易和期货市场带来了痛苦与繁荣。"此前一轮的价格高涨之后的快速下跌,让很多措手不及的贸易商大亏。"上述钢贸商介绍。

  在金融市场,资金则比任何时候都更加青睐黑色金属。数据显示,今年前7个月,螺纹钢期货市场成交量持续占据国内期货市场份额20%左右,创下历史记录。随着商品市场整体回暖,7月份商品期货市场成交量继续整体走高。"达到如此高占比的单一品种,在近年来的商品期货市场上实属罕见,即便当年的豆粕期货也不可及。"证券行业一位分析师向经济观察报表示。

  中钢期货分析师王奕琳向经济观察报表示:"眼下期货和现货价格出现了一定程度的背离,期货价格升水现货价格近100元,原因在于黑色金属期货具备了让投资者参与博弈的巨大潜力,相较之下,现货价格表现得更沉稳一些。"

  裁员应对

  2016年上半年,酒钢宏兴预盈2.27亿元。2015年,酒钢宏兴巨亏74.3亿元,仅次于武钢股份,位列A股亏损企业第二位。

  一位接近过酒钢高层的业内人士告诉经济观察报:"这样的业绩实属不易。去年不幸成为A股亏损大户,酒钢今年压力很大,上半年,酒钢的确为自身转变做出了努力。"这位业内人士说,"目前的钢铁企业,特别是国有钢铁企业,在治理上确实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因为相对于中国的民营钢铁企业,这些国有企业需要改进的东西太多,所以空间就很大,也很容易出成绩。"

  2015年下半年以来,酒钢减员达到7000多人。由于去年业绩惨淡,集团中层管理人员平均薪酬降低41.3%,在岗职工平均降低了15.7%。成本也在其他方面进行压缩,上半年仅业务外包费用同比降低9个亿之多。此外,在酒钢宏兴的预盈公告中,还同时提到了"2016年上半年公司优化品种结构"。"相较东部地区,西北地区市场的竞争相对较少,去年市场极差的时候,加剧了东部钢货向西部地区的流动,在产品相对同质化的情况下,酒钢损失惨重就在所难免了。如今,酒钢的内部改革即便在尝试,但需要等到市场再度下滑,才是真正考验企业改革是否奏效的时候。"一位行业分析人士告诉经济观察报。

  在为数众多的国有钢铁企业中,酒钢不是唯一大刀阔斧改革求生的企业。武钢的"减负"数据同样可观:上半年,武钢共清退各类劳务人员3100人,总部机关职能块从50个调整为33个,挂靠机构由21个调整为1个,管理人员从833人减至346人,其中领导人员精简比例达27.8%。按照此前武钢集团的计划,减员还将继续推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