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扶余:财政干部屡次被指涉黑缘何稳坐钓鱼台?
来源: 发布时间:2014-08-18 10:39:17

 

  本文来源:消费日报网

  背景:日前,习总书记在中央巡视工作会议上强调要重点巡视的四种人,即群众反映强烈的党员领导干部,十八大以来不收手不收敛的,现在在重要岗位、可能进一步提拔重用的年轻干部,有更高愿望的干部。这些方面重点人的问题线索,要重点查处。要突出重点事,就是着力发现和查处领导干部及其亲属子女经商办企业、插手工程项目,顶风违反八项规定精神,买官卖官、带病提拔等问题。要突出重点领域,就是突出矿产资源、土地出让、工程项目、惠民资金、专项资金等领域,坚决遏制腐败问题易发多发势头。

  本站综合各大新闻网站、微博、论坛、贴吧消息(记者苍柏) 备受关注的吉林省扶余市财政官员高玉武,因参与经商、办公室卖楼并多次纠集社会闲散人员数百人解决生意纠纷而被指涉黑。但是,如此备受争议的政府官员屡次被曝光后不仅没有下台,反而成了扶余市的“常青树”、“不倒翁”,至今仍然“稳坐钓鱼台”!这里面究竟有什么诀窍?

  群众屡次举报高玉武涉黑纪委认为只是偶然路过

  2013年11月25日,中共扶余市纪律检查委员会常委会讨论,决定给予高玉武党内警告处分,并下发了《关于给予高玉武党内警告处分的决定》。

  

\

 

  《决定》称,高玉武任行政政法科科长期间,2013年10月15日,扶余市远扬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邓某(高玉武前妻)在其开发的地块上与德卡集团公司保安等人员发生争吵,上午8点多,因孩子面试需要身份证,高给邓某打电话要孩子身份证,通话过程中得知邓某在其工地与他人发生争吵,赶到现场停留一会后离开, 其现场照片被网络媒体报道,给扶余市政府在社会上造成不良影响。高身为共产党员,上班期间参与扰乱社会公共秩序事件,已构成违纪,依据《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遂作出以上决定。

  事情的真相果真如扶余市纪委调查所说的那样吗?纪委调查人员是否对涉事双方做过全面调查呢?

  网友称,现场人员包括警察在内有一二百人,取证应该不会困难。从纪委的《决定》中才得知高玉武已经离婚,但是其何时离的婚并没有说。《决定》中说远扬公司邓某在其开发的地块上发生争吵,说明邓某是远扬公司的股东。然而邓某还有一个光环就是“扶余市金佰利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法人”。靠工资生活的“双职工”家庭突然拥有两个地产公司,其财富积累迅速令人生疑。

  网友还称,高有假离婚躲避组织处罚、转移财产成为裸官的嫌疑。这一切事实在《决定》中并没有提及,扶余市纪委调查涉嫌避重就轻,调查结果与事实真相“南辕北辙”。

  据网友提供的大量资料,高玉武和齐秀峰都是扶余市远扬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扶余市金佰利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的幕后大老板。此事实已经在网络文章《吉林扶余:廉租房二年未建200多双困户何处安身》等多篇文章中得以论证证实。

  齐秀峰也是一名政府机关干部。高、齐二人利用职权成立公司搞房地产开发,被指将手中的权利兑现成经济利益。

  高、齐二人开发的“盛世豪庭项目”所占用地有一部分是原属于吉林德卡集团的规划用地。在德卡公司提出质疑并向市政府汇报解决的过程中,高玉武纠集扶余市所谓的“黑社会”人员以于永会为首的百余号人,在公安干警在场的情况下,对德卡公司人员公开实施暴力,达到强占土地的目的。

  请看高玉武2013年10月15、16日在现场组织打人、强占土地的现场照片。

  (下图是高玉武在现场组织指挥的照片)

  

\

 

  (下图是高玉武科长夫人邓艳萍现场打人的照片)

  

\

 

  据现场人员介绍:高玉武从发生冲突前就在现场旁边一直与齐秀峰、于永会等人谈笑风生,并不是像后来扶余市纪委调查所说的只是有事偶遇。偶遇就是巧合,纪委的解释与事实不符,难以服众。

  网友们认为:高玉武作为两大地产公司的幕后老板,参与处理公司问题是份内之事,本来无可厚非。问题是他是一名国家在职干部,中央三令五申明文规定国家干部禁止参与经商。此时的他也许忘记了自己的身份,把自己真正当作老板了,指挥调动,掌控局势。只因在现场呆的时间太长了,才被网络媒体记者拍到现形。如无此照片,纪委事后调查处理恐怕就更难下决定了。作为一名国家干部,高玉武为什么没有选择通过法律手段来解决纠纷问题呢?于永会是何许人呢!他是扶余市有名的“社会人士”,一个电话就能召集几百“小弟”。高玉武相信并利用这样的人来处理纠纷,是对国家法律的怀疑,还是作为一名共产党员对信仰的动摇呢?

  后来发生的事情证明,扶余市纪委对高玉武的警告处分并没有起到“严肃纪律、教育本人”的目的,为进一步达到个人目的,高玉武又一次采取了疯狂的举动。

  不收手不收敛的干部公然聚众强行“搬移”他人财产

  2014年4月6日晚九时三十分许,高玉武组织社会人员于永会、高峰、郭老九,纠集200余人强行闯入德卡公司与其公司有争议的市医院新区地块,将德卡公司人员强制围堵控制,并开始强行“搬移”德卡公司物品。

  

\

 

  德卡公司报警后,高组织的人员竟当着4、5名公安干警的面强行“搬移”,竟长达4个半小时之久!此次事件给德卡公司财产造成直接损失206125.38 元,同时给德卡保安人员及更夫带来巨大精神伤害。当时在现场的德卡公司员工称:“他们敢于在警察的眼皮底下干这种事,这简直就是明火执仗的打砸抢行为!”

  根据《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关于公安机关管辖的刑事案件立案追诉标准的规定(一)第三十三条:“[故意毁坏财物案(刑法第二百七十五条)] 故意毁坏公私财物,涉嫌下列情形之一的,应予立案追诉:(一)造成公私财物损失五千元以上的;(二)毁坏公私财物三次以上的;(三)纠集三人以上公然毁坏公私财物的;(四)其他情节严重的情形。”

  刑法第二百七十五条故意毁坏公私财物,数额较大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罚金;数额巨大或者有其他特别严重情节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故意毁坏公私财物致直接经济损失5000元以上不满5万元,属于“数额较大”的起点标准。”,“故意毁坏公私财物致直接经济损失5万元以上,属于“数额巨大”的起点标准。”

  事后,当地公安部门对此事件不予立案,直到现在也没有结果。根据“应予立案追诉”的四个条件中的(一)、(三)款,没有不予立案的理由。如此严重的暴力事件,网民希望公安机关能尽快处理,给广大网友一个公正的交待。

  根据资料记载,黑社会是指为谋取非法利益,有一套与法律秩序相悖的非法地下秩序的有组织犯罪团伙集合。黑社会俗称江湖、绿林、黑帮,表面看充满江湖豪气,专门打抱不平,实则罪大恶极,拉帮结派,专做违法犯罪之事,带有暴力性、犯罪性和团体性。

  于永会所纠集的几百号“小弟”,在其组织带领下听命于高玉武的调动指挥,采取暴力手段,达到为高谋取非法利益的目的。于永会现已成为高玉武的保镖、马前卒,到处都有其活动的身影。网友称于永会的行为带有“黑社会”性质。但是,到底是不是“黑社会”团伙,公安机关应给出答案和处理结果。

  开盘现场“小弟”护场心里有鬼禁止拍照

  2014年4月27日,高玉武开发的“盛世豪庭项目”隆重开盘,其售楼处位于扶余市委对过,开盘现场人员鼎沸,异常火爆。高穿梭于人流之中,指挥调度,迎来送往,忙的不亦乐乎。

  齐秀峰负责对现场人员的“监视”,对现场可疑人员进行盯梢和清理,同时禁止现场人员拍照。

  下图是一位同行业的踩盘男孩因拍照被“护场小弟”于永会(左二)抓上车的视频截图:

  

\

 

  

\

 

  下图是高玉武妻子邓某某及社会人员一起上车处理此事

  

\

 

  据男孩介绍,他是某房地产公司派到现场踩盘的,他拿出手机拍照,没想到被人按倒在地带走上了一辆车。他们对他拳打脚踢并追问是谁指使来拍照的。对他施暴的人身上有的有纹身,并不时的给一个叫“二叔”的人打电话汇报他们谈话的内容。

  男孩在他们的谈话中得知“二叔”姓高,一起上车的那个女的是“高二叔”的媳妇,她跟着上车并指挥在场的人打他。那个女的挺毒的,说他如果不说实话,就让他拿石头砸她的车,她就报警说丢了二万块钱,让公安局把他抓起来判他的刑。他身上多处受伤,当时吓坏了。那个“二叔”说一定不能让照片流出去,因为那天去的人大多都是机关干部,流出去影响太大了。

  男孩称,他们对他采取施暴、恐吓、威胁手段,必须承认他们的问话和猜疑,从上午十点多到下午四点非法拘禁他六个多小时。当时在场的还有一位身穿警服的人员,帮助他们落实身份和家庭住址。他们让我有一种“警匪一家”的感觉,就没敢去报案,也不知道去哪里报案才放心安全。

  此行为严重违反了我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第四十条、第四十三条中非法限制他人人身自由、结伙殴打、伤害他人等多项规定。

  网友还爆料,在扶余市里上至机关领导下至平民百姓,都知道盛世豪庭小区是老高(高玉武)开发的。一位熟悉高的老太太为给自家亲戚买房子就到财政局高的办公室找这位“大老板”,希望能给个优惠价。没想到在办公室卖房的过程被他人摄录。高玉武认为老太太故意陷害他,就派“小弟们”到老太太家里骚扰、恐吓时间长达一个多月。老太太多次报警也无济于事,最后老太太突发脑梗住院直到现在还在病床上躺着呢!

  “南方怪侠”留言说,高玉武想通过打压手段防民之口,足见其心虚,其心理已严重扭曲。由此看出,高玉武虽是一名国家机关领导干部,但是他喜欢用非常手段处理问题,在他看来这样要比走正常的法律途径和程序要来的快,更有效。

  高玉武被尊称为“二叔”,说明其在扶余市圈内已是“老前辈”了。高玉武是否具有“黑白”双重身份?是否其利用这双重身份成为扶余市黑白两道的“不倒翁”呢?人们期待执法机关给出一个调查结果。

  早在2010年6月份,中央政法委就下发了《关于深入推进打黑除恶专项斗争的工作意见》。《意见》中要求打黑不力将“一票否决”。要求各地、各有关部门要始终坚持“打早打小、露头就打、除恶务尽”的原则,进一步突出打击重点,加强大案督办,狠抓线索核查,夯实基础工作,完善长效机制,健全法律武器。

  但是,个别地方政府并没有严格落实中央文件精神,对本地区出现的带有黑社会性质的行为并没有做到“打早打小、露头就打、除恶务尽”的原则,也没有狠抓线索核查,造成极坏的社会影响,致使经济发展环境恶化。

  当前,各级政府机关深入学习“中央领导关于巡视工作重要讲话精神”。中纪委书记王岐山指出,反腐败形势“依然严峻复杂”,他要求切实增强紧迫感,以遏制为目的,坚决遏制腐败蔓延势头。

  网友“高山流水”称,扶余市纪委的决定难以服众,有袒护包庇之嫌,是对涉黑人员的纵容,助长了不良社会风气的滋生和蔓延。高玉武被指涉黑的一件件恶劣事件,为什么在扶余市长期得不到制止和处理?也许“高山流水”的话给出了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