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极右翼勒庞父女因反犹问题相互抨击 撕破脸成“政敌”
来源: 发布时间:2014-06-11 13:08:49

  因为麦当娜的一句话,法国勒庞父女“翻脸”。法国政坛日前出现父女相争一幕,国民阵线主席玛琳娜同其父、该党创始人老勒庞因反犹问题互不相让,撕破脸成为“政敌”。 法新社10日称,法国极右翼党派国民阵线内部出现裂痕,该党创始人老勒庞同女儿玛琳娜陷入一场前所未有的公开论战。此事始于上周末,当时国民阵线网站发布一段视频,老勒庞在视频中抨击多位名人,包括美国歌星麦当娜、犹太歌手帕特里克·布鲁尔等人。此前,据法新社6月3日报道,麦当娜在移动社交平台上发布了一张有关法国极右政党“国民阵线”的图片,并配文“打倒法西斯主义”。老勒庞由是发视频反击,但其女玛琳娜却不同意父亲的这种做法。

  在提到麦当娜、布鲁尔等人对国民阵线的嘲讽时,老勒庞笑着说:“那并不令我吃惊,我们下次将做一炉。”路透社称,老勒庞常用微妙的词语暗示反犹观点,“一炉”被指暗示纳粹德国集中营中的焚尸炉。早在1996年,老勒庞就声称,纳粹德国用毒气室杀害犹太人“只是二战中的细枝末节”。

  这一次老勒庞激怒了国民阵线内部众多党员,包括他的女儿玛琳娜。自2011年接掌国民阵线以来,玛丽娜一直在寻求使该党摆脱种族主义和反犹主义恶名,她称这场运动为“去妖魔化”。英国《每日电讯报》称,自从老勒庞发表争议评论以来,父女两人已多日未见面。8日,玛琳娜公开站出来谴责父亲。她抨击父亲尽管从政多年,却不考虑有些话会被“恶意解释”,竟犯下这种“政治错误”,国民阵线正在为他的言论承担后果。9日,“顽固不化”的老勒庞对女儿展开反击。他批评女儿存在“政治缺陷”,把这个法国最主要的极右政党变成没有原则的“怪诞”组织。

  

法国极右翼勒庞父女因反犹问题相互抨击 撕破脸成“政敌”

 

  老勒庞

  

法国极右翼勒庞父女因反犹问题相互抨击 撕破脸成“政敌”

 

  玛琳娜·勒庞

  法国一些政治专家认为勒庞父女的公开论战不同寻常。政治历史学家尼古拉斯·勒堡说:“这是他们首次走得这么远,老勒庞明显难以接受这个党不再以他为中心。”不少人认为,玛琳娜同父亲“划清界限”,以免后者妨碍自己的政治前途。

  父女恩怨史

  2011年,1月26日,在法国极右翼政党国民阵线的党代会上,42岁的玛琳娜·勒庞以绝对优势当选为新一任主席。因为老爹就是在全世界都叫得响的极右翼分子老勒庞,所以玛琳娜的当选似乎在情理之中,但对其能否改变国民阵线的形象,人们众说纷纭。要与父亲不同,成为玛琳娜多年来追求的目标,然而,她在公众场合的言论却分明让人看到了老勒庞的影子。

  1968年,玛琳娜·勒庞出生于巴黎的郊区,在她四岁那年,父亲老勒庞成立了法国极右翼政党——国民阵线。老勒庞排外及否认纳粹罪行的种种言论深深伤害了法国民众的感情,致使勒庞家族成为众矢之的。在玛琳娜八岁的时候,一颗20公斤重的炸弹将勒庞家的房顶炸上了天,年幼的玛琳娜在废墟前感受到了政治的恐怖,“我顿时意识到压在我身上、我父亲乃至整个家庭身上的危险。”“最糟糕的还不是恐怖袭击,在这起事件后,全法国竟然没有一个政客表示慰问。这种艰难的环境塑造了我的性格,使我变得坚强起来。”玛琳娜在回忆录中写到。

  “我一生中大部分时间都在摆脱政治,到头来却发现自己深陷其中。”玛琳娜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如此表示,童年的记忆让玛琳娜对政治恨之入骨,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她才发现,虽然她不想选择政治,但政治却选择了她。自小就受到父亲极端言行笼罩的玛琳娜,经常被带去参加各种演讲,观看各种辩论赛,在实践中渐渐形成了过人的政治能力。上大学时,玛琳娜当上了“巴黎大学生全国俱乐部”的主席,这个创立于1990年的学生组织深受极右思想的影响,在法国学生圈里颇有势力。父亲给玛琳娜铺平了政治之路,但自己的“臭名昭著”也堵上了女儿其他的路。“没人想要玛琳娜·勒庞做同事——这简直是自断前程。”玛琳娜在自传中表达了自己的无奈。政治似乎成了她惟一能走的道路。

  18岁起,玛琳娜·勒庞正式加入国民阵线。有老爸罩着,加上自身的不俗表现,1998年,玛琳娜开始执掌国民政线党内的法律事务;2003年,她成为执行副主席;2004年,玛琳娜开始担任欧洲议会议员。

  一头金色短发,高挑的个子,牛仔裤加高跟鞋的搭配让人感到玛琳娜刻意与国民阵线极端保守的名声划清界限。与父亲勒庞的过激言行相比,玛琳娜言谈温婉,与媒体关系不错。见过玛琳娜的人往往被她的亲和力打动。玛琳娜也承认,正是因为不同于极右派政治势力保守的传统形象,自己才开始“一点点”吸引媒体关注并获得支持。当选主席后,玛琳娜计划改造国民阵线形象,将其打造为一个更温和的政党,进而向法国政坛的主流迈进。在对待种族和纳粹问题上,玛琳娜不支持父亲的观点,“勒庞是勒庞,玛琳娜是玛琳娜……我与他历史观不同”。

  尽管玛琳娜极力想打造一个全新的国民阵线,但仍无法摆脱父亲的阴影。在对待外来移民、全球化问题上,玛琳娜的观点与父亲如出一辙。就在2010年12月的一次演讲中,玛琳娜表示“如果说二战时期的纳粹是一种占领,那么我们现在也可以称这种情况(穆斯林聚集在大街上)是一种占领。虽然没有坦克、没有士兵,但这仍然是一种占领,对法国本地人造成极大的心理压力。”此语一出,立刻招来各方指责。

  玛琳娜担任国民阵线主席获得了父亲和党的常设机构的支持,国民阵线绝大多数党干部和民意代表也支持她,但法国民众却似乎并不买账。曾有一项法国的民意调查显示,在“如果玛琳娜·勒庞当选国民阵线主席,您是否对国民阵线会有更好或比较不好的印象”的问题上,有72%的人回答“完全不会改变看法”,有13%的人会有“更好的印象”,11%的人表示会有“比较不好的印象”,4%的人则不表态。而国民阵线的反对者们则表示:“极右翼的真实嘴脸丝毫未改,玛琳娜·勒庞和老勒庞一样危险!”看来,玛琳娜要改变父亲在民众心中种下的恶劣形象还要做出更多的努力。

  勒庞父女的总统梦

  “我认为我们现在应着手参加选举活动。首先参加3月的地方选举,然后是总统选举和国会选举。”2011年,彼时刚刚当上国民阵线主席的玛琳娜便高调宣布了自己的竞选计划。美国《纽约时报》2011年1月16日报道,民调显示,17%的法国选民可能支持玛琳娜,这虽不足以将玛琳娜送入总统府爱丽舍宫,却有可能分流萨科齐的票源,萨科齐将不得不重视玛琳娜的政见。

  入主爱丽舍宫是老勒庞追求一生的目标,但终究未能实现。国民阵线反对外来移民、为纳粹罪行开脱等极右翼思想对于法国人来说是“政治上的不正确”,难以得到普遍认同。但勒庞屡败屡战,38年中五次竞选总统,给法国政坛带来不可忽视的影响。

  1984年6月欧洲议会选举期间,勒庞提出的候选人名单获得了10.95%的有效票,创法国1956年以来极右翼最好成绩,国民阵线由此异军突起,一举跻身于法国主要政党行列,在左右两极分化的法国政党中间自成一极,形成“勒庞现象”。在1988年的总统选举中,勒庞拥有430万选民,14.39%的得票率令全国震惊,给法国造成一次“政治地震”。然而,让人们记忆犹新的、“最成功”的“勒庞现象”是2002年的总统大选,勒庞在第一轮选举中以16.89%的选票击败了左翼社会党候选人若斯潘。法国人在把全世界惊了个目瞪口呆的同时更是把自己吓了一跳,全国各地顷刻间爆发了声讨勒庞的示威游行,迫使左右两翼政党联合起来,将其在第二轮中淘汰出局。勒庞第一轮的选票是民众给的,但当勒庞真的进入第二轮时民众却又不买账了,法国人让世界有点看不懂了。

  其实,“勒庞现象”的产生并不是因为投给勒庞选票的民众都支持他,而是人们要以此来表达对政府的不满。上世纪八九十年代以来,法国人对左右翼政党在解决经济、社会和治安恶化等问题上的工作不力非常失望,不安全感增加,而勒庞主张驱赶移民,提倡“法国和法国人优先”,正中一些民众的下怀。另外,支持勒庞的人也明白他的许多价值观是“政治上不正确”的,所以很多人在民意调查中刻意隐瞒自己的投票意愿,致使民意调查与选举的结果相差甚远。就拿2002年大选来说,大选前半年的调查结果显示,勒庞的支持率只有6%,可一投票却超过了16%。所以,对勒庞民意支持率的调查结果往往要至少乘以二才符合实际情况。勒庞虽然没有成为总统,却迫使传统的法国右翼政党“向右看齐”,在有关移民和国土安全的立场上日趋保守。萨科齐的一系列移民政策即为明证。可以说,勒庞在一定程度上改变了法国的政治生态。

  对于2012年的总统大选,老勒庞把希望寄托在了女儿身上,全力支持玛琳娜参选。社会党候选人罗亚尔2011年1月16日发表评论,说玛琳娜是一个“比她父亲更可靠却更危险的候选人”。法国社会党要人、前总理洛朗·法比尤斯呼吁民众提高警惕,因为近来的民调显示,玛琳娜可能比她父亲更出色。可是,极右翼国民阵线的玛琳娜勒庞在2012年法国总统大选只获得8.05%的选票。

  反对欧洲一体化

  玛琳娜与老勒庞的另一个最大共同点就是反对欧洲一体化,自2002年大选失败后,伴随着欧盟的扩张,父女两人在这方面的“工作”可谓“尽心尽力”。谈及欧盟,玛琳娜更是大胆“预测”:“就像苏联一样,欧盟也会瓦解。”

  事实上,自20世纪90年代以来,欧洲一体化就成为勒庞领导的国民阵线发泄不满和攻击的对象。他将《马斯特里赫特条约》斥为“充满臭味的尸体”,在《马约》公民投票前后,勒庞领导国民阵线号召党员和选民投反对票,称这是对法兰西的拯救。当欧元即将推行时,国民阵线在1997年的纲领中写到:布鲁塞尔和马斯特里赫特的欧洲是一部碾碎国家和人民的机器;它制造失业、征税主义、政治官僚和经济衰退。权力是掌握在一小撮陌生的和不负责任的公务员手中。2004年底,国民阵线召开的全国代表大会决议表示,要坚决反对“把布鲁塞尔的欧洲联盟当作特洛伊木马的世界主义者的阴谋”。

  进入21世纪,随着欧元区的实现和围绕着《欧洲宪法条约》的争论,勒庞和国民阵线越来越频繁地加强对欧洲一体化的攻击。勒庞认为,现在搞欧洲政治一体化意味着法兰西的终结、法国和欧洲经济和社会繁荣的结束、布鲁塞尔财政的枯竭、社会保障的丧失、好莱坞文化的入侵、外来移民的浪潮。在2005年的《欧洲宪法条约》公民投票中,勒庞为拉拢选民投反对票奔走呼号,最终使法国成为25个欧盟成员国中第一个否决《欧盟宪法条约》的国家。

  为了扩大影响,勒庞还努力加强同欧洲各国极右翼的联系,以欧洲极右翼的“一体化”来对抗欧洲的一体化。2008年8月,勒庞率领英国、法国、比利时、奥地利、匈牙利等八九个欧洲国家的极右翼组织成员参拜了日本靖国神社,虽然遭到东西方政要和民众的唾骂,但不难看出,欧洲的极右翼势力已经抱团,并试图向东方扩张自己的影响。

  

法国极右翼勒庞父女因反犹问题相互抨击 撕破脸成“政敌”

 

  国民阵线在欧洲议会选举中大获全胜

  欧盟28国进行的欧洲议会选举刚刚结束。法国的初步估算结果显示,该国极右翼政党国民阵线(French Front National)获得约25%的选票,在法国位居第一,在欧洲议会的席位也有可能从2009年的3个蹿升到24个。该党现任主席玛琳娜·勒庞呼吁解散法国现行国民议会,强调它不再代表法国人民的意愿。国民议会共有577个席位,但国民阵线仅占2个席位,与选举后斩获欧洲议会的席位数成鲜明反差。 在国民阵线40年的发展历史中,这是首次赢得全国性的大选。

  国民阵线在法国底层民众中赢得了不少选票。这些选民认为,主流政党不能理解他们对犯罪﹑移民﹑失业等问题的焦虑。国民阵线一名领导人说:“法国民众已经表达得很清楚了。他们不想再被其他的亲欧盟政党领导了,他们要求法国是法国人的法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