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一节车厢学习城市公共交通中的弱势群体保护
来源:中国金融时报网 发布时间:2017-06-09 16:51:04

  近日,一段老人推倒共享单车的视频在微博上引起热议。画面中,原本局促的人行道被共享单车占据,明显行动不便的老人为了通过这一段路,并且不至于被行车道上的车辆碰撞,只能选择用手推倒单车为自己开路。

  仅仅几秒钟的短视频折射的是现代城市公共交通管理正在迎来前所未有的严峻挑战。越来越多的人行道正在被共享单车占领,更多的送餐“小电驴”也在不断侵蚀行人的路权,并时刻威胁行人的生命安全。

  今年三月,上海一不满12岁男孩骑共享单车被撞,送医院抢救后身亡。同样在当月,深圳交警公布了一起死亡交通事故,死者骑行黄色共享单车上高速公路,并在逆行过程中被撞身亡······

  就在越来越多的道路交通安全问题开始与共享单车联系到一起,特别是在缺乏对车辆的持续监管之下,儿童、孕妇、老人等特殊人群的用车安全与行路安全问题日益严重。如果说交通事故只是偶尔有之,那么随处可见的共享单车占用人行道就是不得不急需正视的问题,在众多共享单车的围攻下,很多城市的公共自行车下架储车区、人行道,甚至盲道,都被占用。

  共享经济的概念从打车开始,最终蔓延到“最后一公里”的的共享单车,在成为绿色出行的典范,提高人们出行效率的同时,也埋下道路通行者,尤其是包括孕婴儿童在内的弱势群体的安全隐患。在浮躁的商业社会中,成为被抛之脑后的“过时话题”,从来不曾引起比共享单车或网络送餐的商业成功更大的关注。

  地下交通同样堪忧。地铁已经成为城市通勤族的重要交通工具,特别是早晚高峰阶段,客流量较大。健壮的成年人在拥挤的城铁中都难免磕碰,孕妇、婴幼儿等弱势群体的安全问题更无法得到保障,安全问题日益凸显。上班高峰时段,城铁人流量较大、空间狭小等的状况,极易导致孕妇发生意外,而身量小、个头矮的孩童也极易被推搡移动的人群误伤。此外,孩子与家长因为拥挤走失的情况也时有发生。在公共交通中是否设立专用空间来保障他们的安全出行,已经成为近几年来社会讨论的热点话题。

  除了道路交通安全,公共场合照顾特殊人群的设施之匮乏同样需引起注意,如哺乳期妇女在公共场合的哺乳问题。过去两年,为准妈妈和哺乳期妈妈等特殊人群设立“孕妇儿童专用地铁车厢”的呼声越来越高,其中不乏全国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对此事的关注。但是鉴于目前北京市地铁运力及运量的实际情况和安全运行形势,设立“孕妇儿童专用地铁车厢”还存在一定困难。

  虽然北京市政府曾在2015年表示,下一步将在现有“老弱病残孕”座位的基础上,加强宣传引导,尽量满足特殊乘客需求。随着北京市地铁网络的不断完善和地铁运力的不断提高,地铁乘坐环境也将逐步改善,待将来各方面条件成熟时,再深入研究设立“孕妇儿童专用地铁车厢”问题。从目前北京地铁的拥挤抢座现象看来,情况仍然没有丝毫改善。其他一线城市如上海等,情况都较为严重。

  与之对应的是,日本曾经在1947年到1973年,为保护地铁上体力较差的女性和儿童设置“妇女儿童专用车厢”,又在二十一世纪为了保护女性不受性骚扰,再次导入“女性专用车厢”,正是基于对弱势群体的保护。

  值得一提的是,日本的女性车厢内部和普通车厢几乎没有不同,唯一可见的区别是女性车厢车门上贴有银色的镜子,可以供乘车的女性对着补妆。

  除了日本的女性专用车厢,在欧美等地,也在很多公共空间中都设立有孕妇、儿童、老人等弱势群体专用空间,例如专门针对哺乳期孕妇的公共哺乳室。在公共场所设立一间小小的母乳喂养室,或许仅需小小的10平方,就可以让哺乳期妈妈们有尊严的、安全的、放心的行使一个做母亲的权利。这样的设施空间在中国却极其匮乏。

  且不论目前没有针对上述道路交通安全和公共场所弱势群体保护的具体措施,即便偶尔有“特事特办”,要解决这样一系列难题,仅仅靠“一事一办”的行政手段远远不够,更多的应该是唤起人们对出行安全,特别是弱势群体出行安全的重视,并予以实际的行动。

  意识的觉醒需要唤起。六月一日,杭州城铁运行的“孕婴儿童专用体验车厢”在杭州城铁一号线正式亮相,为期一个月的试运营计划正式拉开帷幕。恰逢六一儿童节放假,不少父母闻讯赶来带孩子体验一下难得的绿色专列。据说还有杭州附近上海、宁波等地的父母带孩子特地赶来“一游”。作为国内首个孕婴儿童群体的专用车厢,安安静静投入试运行,却迅速引起社会各界人士的关注,迅速在杭州地区形成现象级事件。

  杭州地铁似乎已经成为现象级线下营销事件的经典场所,此次“孕婴儿童专用体验车厢”同样不例外。尽管以康恩贝肠炎宁片的营销事件开头,尽管整个“孕婴儿童专用体验车厢”只运行一个月,且并非强制规定只能由孕婴儿童搭乘,高峰时期仍然接纳部分乘客,小小的一节专用车厢提出的却是整个经济运行和公共政策在追求经济利益和效率的当前,少有的对弱势群体的关怀。近年来有越来越多关于公共交通上是否应当给老弱病残孕人士让座的社会讨论,这样的讨论最终往往归于戾气,却并没有提出实际的解决方案。

  虽然近几年中国一直在努力改善,但相对于近3亿多弱势群体,在老龄化和二胎政策的趋势下,越来越多的老人、婴孩、孕妇,需要在公共场合得到应有的帮助。我们的公共出行交通安全保障措施还需加速完善,杭州的首个“孕婴儿童专用体验车厢”无疑开了个好头:公共交通应该更多考虑弱势群体在其中的使用体验,否则公共空间与公共设施将失去其公共性和所有人公平的可及性。

  公共资源应当更多向弱势群体倾斜,这是众多学者的一致意见。城市规划对于公共服务资源的空间配置产生决定性影响,无疑是与社会公平正义理念密切相关的公共政策领域。城市基本公共设施,包括公共交通、教育、医疗、社会保障设施等,其空间配置是社会公平保障体系的重要领域。

  在这节绿色车厢以外,孕婴儿童在搭乘城铁、公交等公共交通工具时,仍需饱受拥挤环境困扰。“如果赶上高峰期怎么办,如果遇上车厢太挤又没人让座怎么办?”面对这些问题,杭州地铁的“孕婴儿童专用体验车厢”提出的是一种可能的解决方案。

  近期,也不断有好消息传来,深圳市今日表示,将在本月内,选取两至三两条地铁路线试行设立女性优先车厢,试行成功后再考虑逐步推广到其它地铁线路。未来期待有更多考虑孕婴儿童等弱势群体的设计方案出现在公共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