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猎艳杀人夫妇见面 随后他们被押解上车
来源: 发布时间:2014-06-18 13:29:44

  据生活报的报道,据一路押解、陪同庭审的法警徐振楠介绍:“听到判决的那一瞬间,白云江害怕得腿肚子直哆嗦,要不是我扶他,他肯定支撑不住。给我的感觉是,他当时的脑袋是空的,已经崩溃。整个过程中,他不断地蹙眉、不断地摇头。在法庭上,他什么也没说,只是在法官问他是否提出上诉后,声音无力地回答了一句‘上诉’。”

  而据在场的法警和旁听人员介绍,谭蓓蓓的表现则比她丈夫平静得多。据徐振楠介绍,在法庭宣判的半个小时里,谭蓓蓓始终低着头,低垂着眼睑,脸上没有任何表情、肢体也没有任何动作,看不出她在想什么。这不禁让记者回想起采访中,桦南公安局刑侦大队副大队长李伟眼中的那个谭蓓蓓,“冷血”、“镇定”。

  令徐振楠印象最深的一幕是,在法庭外的走廊里,白、谭二人前后走出法庭的间隙,谭蓓蓓回头瞟了一眼白云江,在没有对视的情况下,谭蓓蓓对白云江平静地说:“我一直都在想着你,是我对不起你,我在胳膊上刻了你的名字。”听到这话,白云江颤抖着声音说:“我也在胳膊上刻了你的名字。”“说这话的时候,二人的脸上均没有任何表情,随后他们被押解上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