荣剑:谁的中信国安?
来源:中国经营报 发布时间:2017-07-05 09:11:04

最近野马财经推出一篇调查报道:《“中信国安系”千亿资本腾挪幻术》,引发社会广泛关注,报道直指中信国安混改的核心问题:混改后的中信国安究竟是谁的?三年前入局的五家民营企业股东,现在已有四家易主,接盘的新股东究竟是谁?根据野马财经的调查情况来看,中信国安令人眼花缭乱的混改存在着如下重大问题。

一、为什么引入这五家民营企业?

中信国安作为一家著名国企,进行混改,理应引入一些高质量高水平的民营企业做股东,以改进国企的治理水平,但令人大跌眼镜的是,中信国安最初引进的五家民营企业均是名不见经传,它们分别是:华泰汽车集团、广东中鼎集团、河南森源集团、北京乾融投资、天津市万顺置业。为何引入这些企业?是因为这些企业实力强大?还是因为这些企业有先进的企业管理经验?可以有效提高中信国安的管理水平?中信国安至今没有正式说法,这不能不让人疑窦丛生。一个资产规模上千亿的国有企业,选择这些毫无名气几乎无人知晓的企业作为新的股东,难道就是混改的最佳选择?为什么不选择更有实力的企业进行强强合作?面对外界质疑,中信国安集团曾通过媒体发声称,此次重组大比例降低国有股份,符合“混合所有制”改革的主旨,而引入民营企业,正是看中民企机制灵活、创新能力强。既然如此,为何这五家企业入股中信国安不到两年时间就有四家企业易主,这又是为什么呢?

二、五家民营企业为什么可以用80亿元收购中信国安79.06%的股权?

中信国安混改前经过评估后的净资产高达155亿元,上述五家企业总共出资80亿元收购中信国安79.06%的股权,这个收购价格已经与中信国安的合并净资产出现了严重倒挂。或许为了证明这个收购价格的合理性,中信集团资产表显示中信国安归属于母公司中信集团的净资产为10.6亿元,经中联资产评估集团评估、并经国家相关部委审核备案的净资产评估值为21亿元。21亿元的资产不过溢价一倍,现在中信国安79.06%的股权卖了80亿,中信集团是不是认为这是一笔好买卖?野马财经未报道中信集团在股改前究竟拥有中信国安多少股份,其他股东权益究竟有多大?不管如何算账,一个净资产155亿的企业,被人用80亿元卖走了79.06%的股权,即使以后净资产没有变化,这五家企业买到就赚到了,用80亿元买到122亿元的资产,直接盈利就高达50%。国有企业的优质资产不溢价出售,反而是贬值出售,白白送人42亿元,这又是为什么?

三、为什么五家民营企业入股中信国安不到两年时间,就有四家易主?它们是来投机的还是当白手套代人持股?

野马财经查到的工商信息资料显示,这五家民营企业,目前除了万顺置业外,其余四家企业已于2014年和2015年陆续退出中信国安,接收退出股权的新股东分别是:黑龙江鼎尚投资、共和控股、瑞煜(上海)股权投资基金、北京合盛源投资。野马财经调查确认,瑞煜和合盛源两家公司均与中信国安内部人士关系密切,与中信国安集团的关系均为母子公司交叉持股的复杂股权结构。这两家公司所持中信国安集团股份合计达到33.6%,超过了目前中信国安集团的国有股东中信集团20.94%的持股比例。这就是说,中信国安混改,先行入股的五家民营企业持股不到两年时间又把股权交还给了原中信国安的相关人士。这些相关人士为什么一开始不直接入股中信国安?为什么要绕这么大的一个圈子来入股中信国安?他们想掩盖什么?

四、五家民营企业收购中信国安的80亿元资金究竟来自于哪里?是他们的自有资金还是由别的机构提供的资金?

最初入股中信国安的五家民营企业,经济实力究竟如何,野马财经未作披露,但对两年后未退出的万顺置业和新入股的四家股东的收购资金情况做了详细调查,调查表明,鼎尚投资、万顺置业、共和控股注册资本金分别为5000万、1亿元、2.5亿,他们投资中信国安的资金量是:14.1545亿元、7.0772亿元、11.3235亿元。真正是蛇吞象。且不说按企业法规定,企业对外投资额度不得超过注册资金的30%,即使容许投资,这么多资金从哪里来?野马财经通过工商资料查询发现,这三家民营股东不约而同地通过股权质押这一隐秘的方式,将股权又“交还”到了中信国安的手上。也就是说,这些企业是花中信国安的钱来买中信国安的股权,买到后又把股权再质押给中信国安。而另外两个股东,即瑞煜公司和共和控股,它们的收购资金也是通过一些特定的渠道,来源于中信国安的关联人或关联公司。仍然是用中信国安的钱来买中信国安的股权。五家入股企业均是用中信国安的钱来买中信国安的股权,这是玩的什么资本游戏?

野马财经调查后认为:“中信国安集团在混改初期引入了五家民营企业,但是这五家民营企业似乎更像是提供‘过桥’服务,在短短的1-2年内,将所持股份就悉数进行转让,而新的接盘者却是中信国安集团控制的几家企业和基金、几个和中信国安集团关系密切的自然人、以及几个无法穿透的信托。”

中信国安混改之后,的确爆发出了强劲发展的巨大动力,到处收购,到处兼并,资产规模迅速扩展。中信国安的国企性质虽然已经变成了混合企业性质,但它依旧可以继续享受国企所能享受到的待遇,目前的负债规模高达1321亿,这对于那些真正的民营企业是难以想象的待遇。用野马财经的话来说,“短短三年时间,中信国安集团的总资产规模狂飙突进,一年上一个台阶。2014年至2016年的合并资产总额分别约为1172亿元、1580亿元和1663亿元,对比混改前的数据,已经翻番。”中信国安的净资产肯定也远远超过了155亿!此时,中信国安资产的巨大增值只有20%归于国家,而79.06%将由五个民营股东分享,这是一笔多么巨大的收益,它“合法”地落入了私人的口袋。

怎么看中信国安的混改和混改效果?可以联想一下十年前的鲁能收购案。2007年,《财经》杂志第一期推出重磅封面报道:谁的鲁能?由此揭开了鲁能收购的内幕。也是两个名不经传的北京企业——北京首大能源公司和北京国源联合公司,以37.3亿元的价格,收购鲁能集团91.6%的股份,其时,鲁能的总资产已达到了738亿元,居山东企业第一。这个已经完成了工商注册变更登记的收购,因为《财经》的报道引发了社会的普遍关注而不得不提前终止,收购的股权又被退回给鲁能,鲁能为此支付了一笔巨额的财务费用。时至今日,这个收购案的真正幕后人还未露出真相,但国人首次从此案中见证了了权力动物吞噬国有资产的凶猛和狠劲。

国企改革是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的重要组成部分,国企改革理应坚持市场化为导向,理应大幅度向民营企业开放,实行混合所有制。但这些年来,国企改革毫无进展,反而呈现出大幅倒退的态势,十八届三中全会所开列的改革清单,几近废纸,在改革的名义下各种反改革的措却施堂而皇之地出现。打着混合所有制改革的旗号,对国有企业进行巧取豪夺,是一种最可怕最恶性的私有化,是对国有资产的公开盗窃,是权贵集团不断壮大的主要途径,必须引起国人的高度警惕。在法治缺失、监管缺失和信息不公开的条件下进行国企混改,结果必然就是鲁能式的收购,庞大的国有资产必然成为少数权贵们的饕餮盛宴。

谁的鲁能?谁的中信国安?谁的中国?

(本文所引数据均来源于野马财经,特此向野马财经致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