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资本转型渐成主流 上市银行资本充足率担忧
来源:华西证券 发布时间:2016-02-20 15:10:00

  (华西证券 李方兰)近日,各大银行的数据报告已出,最近的比例中,数据分布的资本各有不同。

  最新发布的一份白皮书中,对20家国内银行进行压力测试分析。结果显示,基于中国利率上行的方向判断,90%的样本银行资本充足率将被拉低。

  事实上,利率风险并非拉低银行资本充足水平的唯一因素。业内普遍认为,资产扩张和资产质量是主要的资本消耗渠道。此外,2012年公布的银行资本新规、宏观审慎评估体系(MPA)实施、即将实施的“中国版”《国际财务报告准则第9号:金融工具》(IFRS9)等监管因素,都在对商业银行资本补充提出要求。

  如何提高资本充足率?证券时报记者调查发现,整体来看,在银行业利润增速下滑的情况下,更多上市银行还是依靠外源融资补充资本;而“降低加权风险资产的增长速度、优化风险资产结构”的分母策略也被普遍采纳,其中,非利息收入占比迅速提升,在16家A股上市银行年报中均有体现。

  上市银行担忧资本充足率靠近安全线对于上市银行来说,如今资本充足的重要性相较于过去又增加了一层重要性。

  “央行于2016年起引入宏观审慎评估体系( MPA), 其中宏观审慎资本充足率是决定评估结果的最核心指标之一,属于‘一票否决’指标,而且,今年开始央行将表外理财资产纳入广义信贷的统计范围,强化宏观审慎资本充足率要求。为确保达标,银行有必要维持较高的资本充足率水平”,一位股份制银行有关人士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

  据了解,MPA评估的结果分为ABC三档,A档机构:七大类指标均为优秀,执行最优档激励;B档机构:除A档、C档以外的机构,执行正常档激励;C档机构:资本和杠杆情况、定价行为中任意一大类不达标,或资产负债情况、流动性、资产质量、跨境融资风险、信贷政策执行中任意两大类及以上不达标(达标线60分),执行最低档激励。3月中旬,据媒体报道,有三家银行因为MPA考核不达标而受到央行处罚,其中两家被取消2017年度公开市场业务一级交易商资格,另一家则被暂停中期借贷便利MLF操作对象资格,暂停期限是三个月。

  对于MPA和资本充足率的重要性以及达标难易程度,上市银行自然也进行了评估。招商银行在2016年年报中表示,“目前,本公司表外理财资产规模已超2万亿元,央行将表外理财纳入广义信贷统计口径后,一定程度抬高了MPA中宏观审慎资本充足率达标要求,结合本公司2017年经营预算计划,以及资产结构优化策略,预计本公司MPA评估等级有望维持,但资本充足率与评估达标的安全距离会有所收窄”。

  中信银行则在与分析师的业绩交流会上表示,“MPA考核对银行资本达标要求十分严格,银行各类资产增长将受到资本的严格制约。目前我行相关资本及规划能够满足业务发展需要”。江苏银行则表示,自央行政策实施以来,该行高度重视,在总行层面成立了领导小组,推动政策在我行的落地实施,建立起细分至条线和产品的日常监测体系,加强调控,确保MPA考核达标。

  股份行压力较大根据银监会资本新规过渡期安排,到2018年底,系统性重要银行资本充足率、一级资本充足率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分别不得低于11.5%、9.5%和8.5%,其他银行在这个基础上分别少一个百分点。

  而从上市银行年报数据看,目前已公布年报的18家上市银行资本充足水平各项数据均达到监管要求。具体来说,大型商业银行资本充足率稍有下滑,但依然处于较高水平。以建行为例,该行表示,由于不合格次级债可计入资本金额减少、四季度市场利率波动导致投资重估储备下降等原因,全年资本净额增速低于风险加权资产增速,资本充足率有所下降。

  股份行资本补充压力相对较大。数据显示,除招行外,其余5家股份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均降至9%以下。其中,光大银行(601818,股吧)降至8.21%,与南京银行(601009,股吧)并列已公布年报的上市银行末位。光大银行去年末资本充足率甚至仅较监管标准高出0.03个百分点。

  资产规模的扩张与资产质量的恶化是资本消耗的两大渠道。在经济上行周期,不少银行加大信贷扩张,这些资产的信用风险在经济下行期加速暴露。虽然各银行普遍加大不良贷款处置力度,但在增加拨备计提的情况下,商业银行拨备覆盖率却在继续下降,少数银行拨备覆盖率已低于150%的监管红线。此外,商业银行不良贷款虽渐渐企稳,但仍未有明显的反转迹象。

  此外,中国版IFRS9已经发布。“理论上说,新会计准则由已发生损失模型到预期损失模型,商业银行需要计提的拨备额势必增加,虽然较难量化,但可预见的是,银行资本补充压力将有所提高。”一位审计专家对记者表示。

  资本补充工具频出面对多方压力,银行通过提高资本充足率实现监管要求的动力提升,不少银行都提出相应的资本补充计划。整体来看,除四大行、招行去年未分配利润增量占一级资本增长的八成以上外,其余银行占比普遍在三成以下,大部分依靠外源融资。

  融资方式上,外源融资包括定增、优先股、二级资本债、可转债等,对应补充三级资本结构。其中,核心一级资本的外源性补充以定增为主,2016年即有浦发银行(600000,股吧)、兴业银行(601166,股吧)陆续推出148亿元、260亿元定增募资计划。

  “虽然银行通过发行可转债转股补充核心资本的时间较长,但发行限制相对较少,融资成本又低,关键是能够通过补充核心资本来带动三级资本充足率的整体提升,预计银行可转债供给会出现高速增长。”一家大型券商的银行业分析师表示。针对其他一级资本的补充,截至去年末,除光大、平安、中信和南京银行外,其余银行90%以上的一级资本都是由核心一级资本构成。因此,用于补充其他一级资本、使三级资本结构合理化的优先股也颇受上市银行青睐。

  数据显示,2016年初至今,共有交通银行、中信银行(601998,股吧)在内的5家上市银行(含H股)完成1059亿元优先股(含境内、境外)发行。此外,从去年11月至今,共有11家上市银行推出规模达2115亿元的优先股发行计划。其中,7家银行推出965亿元境外优先股发行计划。

  一家大型股份行香港分行高管认为,虽然中资美元债的投资者仍以境内投资者为主,但大的趋势是,投资者结构越来越丰富,发行价格逐步下行,认购倍数屡创新高,因此中资银行境外优先股并“不愁卖”。

  二级资本债方面,2017年初至今,商业银行二级资本债发行量达1051.03亿元,同比增长32%。数据显示,2016年,商业银行合计通过发行二级资本债募资2273.5亿元。

  降低风险加权资产除了在分子端补充资本金、缓解资本压力外,银行业也在采用降低加权风险资产的“分母策略”,以提高资本充足率。“甚至可以说,这一策略要更为行之有效、更加可持续。”一家华南股份行资产负债部门人士表示。

  中债资信研报认为,降低加权风险资产有两种主要方式:一是轻资本业务转型,二是存量业务的资产证券化。具体来说,要在开展业务时重点发展资本占用少或风险计提少的业务,并通过资产证券化等方式将存量不良资产剥离盘活,达到降低加权风险资产额、降低广义信贷类资产增速的目的。

  整体来看,已公布年报的18家A股上市银行去年末加权风险资产净额达76.87万亿元,较年初增长10.77%。其中,五大行加权风险资产增幅普遍在10%以内,股份制银行在10%~20%,中小银行则普遍落在20%以上增速区间,其中贵阳银行达43.24%。

  值得注意的是,招行去年末加权风险资产较年初增长5.01%至3.37万亿元,是上市银行中的最低增幅,该行也是唯一一家加权风险资产在总资产中的占比低于60%的全国性银行。

  事实上,招行作为国内较早提出“轻型银行”概念的商业银行,目前转型效果明显。截至去年末,该行非利息收入在营业收入中的占比高达35.61%,非利息收入绝对额远超其余股份制银行。在部分新兴业务上,该行亦表现突出。其中,该行托管业务规模超10万亿元,仅次于工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