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汇日系”如何成为刘汉“水电伙伴” 华电接盘蹊跷
来源: 发布时间:2014-04-19 10:55:14

  周远征李宾

  编者按/曾经的四川富豪刘汉正在湖北咸宁受审,他背后隐藏着什么还没有被官方披露。本报记者在刘汉案调查中发现,在电力、石油、房地产等领域,还有一个不为人知的神秘商业网络若隐若现,它以香港汇日国际集团为核心,在内地和香港以及英国维尔京群岛等设立了至少四十多家公司,形成汇日电力、成都星河置业等多条支线,在四川、香港、江苏甚至远在黑龙江的大庆都有他们的身影。过去20年间,它和刘汉关系紧密,和大唐集团、华电国际等能源央企发生了多笔蹊跷的股权交易,让人不禁怀疑其背后隐藏着怎样的“幽灵”。

  “汇日系”如何成为刘汉“水电伙伴”

  大唐集团下属公司、华电国际等大型国企成为汇日系水电资产的交易对手和高价接盘者

  3月31日开始,备受关注的四川富豪刘汉在湖北咸宁接受公审。曾经叱咤风云的“400亿富豪”刘汉,在其商海生涯中涉足了电力、矿业等中国九大最赚钱行业。

  《中国经营报》记者在调查刘汉生意链条时发现,刘汉涉足水电领域后不久,一家名叫四川汇日电力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汇日电力”)的外资企业就与之形成了紧密关系。2004年年底,刘汉将其拥有的四川黄龙电力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黄龙电力”)以及茂县天龙湖电力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龙湖公司”)、茂县金龙潭电力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龙潭公司”)悉数出售给汇日电力。接近刘汉案的人士透露,出售相关电力公司给汇日电力,刘汉维护好了包括周滨在内的更强大人脉。而汇日电力背后则是一个体系庞杂的汇日系商业网络。

  接收刘汉的水电资产不久,汇日电力就迅速与大唐集团旗下的广西桂冠电力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桂冠电力”,600236.SH)发生了一宗金额达27亿元的交易。

  在这笔交易之后,2012年,汇日系隐身在深圳市环宇星河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环宇星河”)幕后,成功将位于四川的两座水电站卖给了华电国际电力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电国际”,600027.SH)。

  这些交易的背后是怎样离奇的故事?

  刘汉“送礼”

  “刘汉从来都是赢家,刘汉从不失手!”身材高大的刘汉在生意场上几乎没有失利过。然而,2004年年底,刘汉却蹊跷地进行了一桩日后引起极大争议的交易。

  公开信息显示,由刘汉掌控的四川汉龙实业公司在2003年12月才拥有了黄龙电力全部股权。由黄龙电力掌握绝对控股权的天龙湖公司和金龙潭公司则分别成立于2004年10月15日和2004年12月3日。对于刘汉而言,初步拥有了在水电领域开疆拓土的重要筹码。

  然而,2004年12月24日、2004年12月30日、以及2005年1月14日,天龙湖公司、黄龙电力、金龙潭公司相继转让给汇日电力——这家公司成立于2004年3月,系由GloryWorldwideLtd.和持有香港身份证及英国海外护照的陈炜民在英属维尔京群岛注册的“UnionsunElectricPowerLimited”出资设立,法人代表为陈炜民。

  由于设立在维尔京群岛的“UnionsunElectricPowerLimited”属于业内人士称为难以查询踪迹的“幽灵公司”。

  能够让刘汉舍弃众人眼馋的肥肉已经很不简单了,但是汇日电力的能量远不止于此。2004年年底开始,汇日电力又迅速将刚刚持有的天龙湖公司(天龙湖公司系为天龙湖水电站运行设立的项目公司)和金龙潭公司(金龙潭公司系为金龙潭水电站运行设立的项目公司)悉数出售给中国大唐集团公司的控股子公司——广西桂冠电力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桂冠电力”),两家公司的总成交价格高达27.36亿元。

  这次交易的收购方桂冠电力在公告中明示“本次交易总价款为2,736,000,000.00元,高于所购买天龙湖水电站和金龙潭水电站建造成本988,373,893.38元。”桂冠电力公告还显示,两家电站的净资产只有3.06亿元。此前有媒体引述知情人士的话说,刘汉出让天龙湖公司和金龙潭公司不足5亿元。相关媒体还以此推算,汇日电力在其中获利高达22亿元。但是,本报记者查阅相关协议,获得27亿元收购款的汇日电力其实还承担了天龙湖水电站和金龙潭水电站后续在建项目的支出,因此汇日电力从中获利应该比此前媒体报道的获利20多亿元少。由于刘汉出售相关公司给汇日电力的价格未公开披露,目前尚无法准确获悉汇日电力最终获得了多大的利益。

  此次收购,由于收购价格过高,单位装机投资价格也远远高于同期新建电站的价格(文山电力落水洞水电站的单位装机价格仅为4430元每千瓦,黔源电力旗下的引子渡水电站单位装机价格仅为3994元每千瓦,桂冠电力收购的天龙湖水电站和金龙潭水电站的单位装机成本高达7930元每千瓦)。

  通天能量

  种种蹊跷之处,引起了股民甚至桂冠电力内部的反弹。彼时,桂冠电力内部人士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也罕见地表露出极其无奈的态度。该公司人士在回答媒体对汇日电力背景问询时说:“外资企业的,有眼光的人多了,通天本事的人多了。”

  这桩至今让股民愤慨不已的收购,真是“通天之人”在操纵吗?

  周滨布局四川水电之外,其妻子黄婉等人在2002年4月28日成立四川超越投资有限公司。2004年10月,四川超越公司将度假开发权和上述无形资产,全部转让给了刘汉控制的四川汉龙(集团)有限公司。此时,也正是刘汉与汇日电力水电资产交易之时。

  2004年12月22日,桂冠电力收购天龙湖公司股权之时(根据2005年1月21日桂冠电力发布的公告,2004年12月22日,该公司分别受让了汇日电力和理县电力有限责任公司持有的100%股权),汇日电力实际上并未掌握天龙湖公司的股权。公开信息显示,由刘汉掌控的四川汉龙实业公司在2003年12月拥有了四川黄龙电力有限公司(黄龙电力)全部股权。

  2004年10月15日,黄龙电力与自然人刘勇共同出资组建天龙湖公司,黄龙电力占天龙湖公司注册资本的99.5%,刘勇以货币资金78万元出资,占天龙湖公司注册资本的0.5%。

  2004年12月24日,黄龙公司和刘勇将各自持有的天龙湖公司全部股权分别转让给汇日公司和理县电力有限责任公司(桂冠电力公告中,理县电力有限责任公司的工商注册与实际不符)。提前两天,桂冠电力就获得了汇日电力手中的“幽灵”股权。

  此外,记者查询相关信息后发现,早在2004年11月中旬前,桂冠电力就已经与汇日电力就收购谈判达成了一致。2004年11月15日,汇日电力在中国建设银行成都市第五支行开设了一个与桂冠电力的共管账户。

  随后在2004年11月18日、2004年12月22日,桂冠电力向该账户分别汇入3000万和3.7亿元。而在11月18日第一笔款项汇入当天,汇日电力就从共同账户中划走了3000万元。彼时,距离桂冠电力公告收购天龙湖电站股权还有一个多月,汇日电力也尚未与刘汉完成交易。